这几年清宫戏霸占屏幕,我们作为观众,对清朝男子的辫子就更加熟悉了。古代人对自己的身体是很珍惜的,包括头发、指甲这些现代人觉得很麻烦的东西,他们也视作父母之恩的象征,能不剪就不剪。

而清军入关,对中原文化造成的最明显的一个冲击,就是“剃头令”。

剃头令的内容十分简单粗暴:剃除额发以示臣服,不剃就当作谋反,格杀勿论。在几个人果真因此送了命后,百姓们迫于威压,也只好纷纷接受这种“不孝”的发型。当然,仅剩的半个头的头发,还是不能轻易剪掉。

而从生产生活的角度来看,半瓢子头拖着个长辫子,是游牧民族的习惯,对于中原地区天天在地里劳作的农民来说,又是很不方便的。戊戌变法的时候,革命人士提倡剪辫,理由就是辫子垂下来很容易卡进机器,妨碍工厂生产线的运作,不利于国家富强。我们在荧幕上也常常见到村民下地时,把辫子一甩盘在脖子上,才下地干活的情景。

想想也是,这样长的辫子,光编一次估计就要一小时,挂在脑袋后头又闷汗又沉重。夏天热得慌,冬天不好洗——咦,他们多久洗一次辫子呢?

每天洗显然不现实,一周洗个两次都够呛!可天天缠在脖子上,又是汗又是什么的,老不洗好像也挺恶心的。

还真就是这么恶心!

当时来到中国的西方人,见到男人们清一色的辫子也很吃惊,同时也十分有兴趣。一本英国来华传教士的日记里就写到了:清朝的女人裹小脚,人为造成严重畸形并以为美;清朝的男人剃掉一半头发,留着有辫子的奇怪发型。上流人士的辫子有专人打理,看起来还比较干净,而普通民众的辫子肮脏凌乱,甚至散发出老鼠窝一般的恶臭!

如果说夏天出汗多,头发臭一点还可以理解,那么冬天呢?冬季寒冷的时候,人们就更不想洗头发了,一般到年关,才仪式性、十分郑重地洗一次,而这一次洗完,就要等到开春天气温暖再洗了。所以说“臭男人”这种称呼,可能也有历史来源呢!